Iman

一位教育家重獲視力的願景

 

iman 3.jpg

 

伊曼·侯賽因是岡比亞權威教育家之一。在他75歲的時候,他謙虛地表示要退休了。但是,當問及他的常務時,卻完全是另一回事。他還管理著一所由他創辦、有750名學生的高中; 他的妻子經營着一所日托中心, 而他的整個家庭亦獻身於教育國家的年輕一代。

 

 iman 9.jpg

岡比亞的教育先驅 -  伊曼·侯賽因在班珠爾的家

 

伊曼和他的家人住在由他妻子設立的幼兒日托中心樓上。每天, 有數十名本地的孩子到這裡來上課; 年齡最小的會學習有關動物、字母和數字的知識,年長一點的則鍛鍊閱讀和寫作能力。學校的外牆, 盡是生動的動物壁畫, 無論是來這裡上學的孩子, 還是途經的路人,都能感受到這裡是一個對教育充滿熱誠的地方。

 

伊曼的職業生涯從擔任區域教育經理開始,但一個家庭悲劇, 改寫了他的一切。因著他的一個兒子的離世,他選擇了在班珠爾設立兒子的紀念高中。隨著學校一直發展,至今已擁有超過750名學生。這個數字在美國的標準看來也許並不突出,然而在發展中國家, 能維持這樣規模的學校, 卻絕對是個壯舉。

 

iman 2.jpg
iman 4.jpg

伊曼和他的妻子在其建築大樓的一樓,設立了日間護理幼兒中心

 

iman 1.jpg

伊曼與助視會的考察團員正身處幼兒園外

 

他和家人更收養了不少年幼的孩子, 對此, 他們視之為服務的一部份,是他們為班珠爾社會建立美好明天的一部分。

 

當他帶我們參觀他建於大樓底層的幼兒園時,驕傲在他的臉上掠過。即使他的視力很不理想,卻能感受到彌漫著整個地方的歡樂聲和正能量。

 

幾個月前,伊曼發現他再也不能寫支票來支付學校的行常費用。他的雙眼變得模糊,他再也認不清學生的臉。

 

現在,他失去了視力,再也無法正常地推行他的教育計劃。他如何能指望學生繼續來他的教室學習?如果他沒能寫支票發薪金, 他又如何能留得住教師?

 iman 7.jpg

對伊曼來說,能再次管理學校,接受白內障手術是唯一的希望

 

當他在當地眼科中心檢驗時,他被轉介到助視會在該區的合作夥伴、也是岡比亞的頂級眼科醫院 : 謝赫·扎耶德區日間護理中心。

 

iman 6.jpg
iman 5.jpg

伊曼4歲的孫女Ndui(左)。 伊曼和他的妻子(右)

 

伊曼是助視會於岡比亞推行之計劃中的首批患者。在他接受手術後數天,我們隨他回到家中。 手術結果如何? 答案是伊曼現正與家人一起在幼兒園工作。

 

“我不需要再依賴任何人,我可以重新獨立!我衷心感激你們為我提供的所有服務。“

 

iman 8.jpg

伊曼與助視會於岡比亞的白內障醫生伙伴Haddy Sohna